村民稱遭民警毆打受傷入院
  定安縣公安局紀委:經調查,無證據證明民警打人
  吳充華在醫院接受治療
  本報訊 昨日,定安縣新竹鎮村民吳修明向本報反映稱,其堂弟10月14日下午遭遇新竹派出所民警連續三次毆打,事後公安部門一直未妥善解決此事。記者昨日從定安縣公安局瞭解到,事後該局紀委立即展開調查。經調查核實,吳充華涉嫌參與一起鬥毆案件,被警方帶到派出所接受調查,在整個過程中,並無證據證明民警毆打吳充華。
  記者 羅清銳 文/圖
  一
  昨日下午,記者在定安縣人民醫院病房見到了吳充華。吳充華告訴記者,他是定安縣新竹鎮卜效村委會長昌村人,平時除了務農外,還承接安裝水電和門窗的活掙錢養家。10月14日下午3時許,他嚮往常一樣,到定安縣新竹鎮新序墟購買門窗材料,被新竹派出所民警戴上手銬押上警車,原因是他涉嫌參與一起鬥毆案件。吳充華稱,他當時表示自己並未參與。民警說“你還敢狡辯”,然後重重地打了他幾巴掌,他嘴角被打流血。
  吳充華說,隨後他被帶至新竹派出所,在派出所內民警先帶他到安裝有監控的審訊室,讓他坐了一會,並沒有第一時間對他展開問訊工作。過了幾分鐘,民警把他帶到另外一間沒有安裝監控的房間,將他銬在椅子上。他問民警為什麼抓他,民警王某不但沒有做出詳細解釋,還是說“你還敢狡辯”,然後抬腳向他胸部重重地踢了幾下,接著又拽住他的頭髮打。
  吳充華表示,民警王某打了他後關門離去。半小時後,從外面回來的該所民警劉某開門進來,不由分說對他踢了一腳。吳充華稱,在不到兩小時,他莫名其妙遭民警3次毆打,他一時覺得劇痛難忍。
  傷者家屬強烈要求派出所賠禮道歉
  吳充華的堂兄吳修明告訴記者,10月14日晚上10 時,吳充華從派出所被放出來,當時他們看到吳充華臉色發紫,精神恍惚,就問吳充華髮生了什麼事。“他說自己被民警王某、劉某手打腳踢,劇痛難忍。” 吳修明說,當時吳充華同時從褲兜里掏出200元錢,說這是民警王某在房間里分兩次給他的,開始給100元,看到他嘴角流血又給了100元,讓吳充華自己去治療,但是不准說是被民警打的。
  吳修明說,家屬和村民得知民警劉某和王某打了吳充華,強烈要求派出所給個說法並賠禮道歉,但派出所沒有做出回應。在僵持了3個小時後,經過定安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的協調,先將吳充華送到醫院接受治療。
  “15日下午,定安縣公安局紀委的工作人員到醫院找吳充華做筆錄,瞭解到吳充華沒有人護理,便責令派出所請護理工照料。”吳修明說,他們要求有關部門追究打人者的責任。
  回應:經調查無證據證明民警打人
  昨日下午,定安縣公安局紀委相關負責人表示,10月15日該部門介入調查,經多方調查核實,無證據證明民警刑訊逼供。該負責人說,根據調查,吳充華涉嫌參與了2013年底發生的一起群體鬥毆案件,10月14日下午,新竹派出所民警在巡邏時發現了吳充華,欲將吳充華帶回派出所接受調查,但吳充華拒不服從,民警遂用手銬銬住吳充華,強行帶上警車。
  “在返回派出所的路上,吳充華激烈反抗,影響了行車安全,司機一個緊急剎車,坐在後排的吳充華和兩名民警一起隨慣性向前傾倒,而吳充華剛好碰到了嘴唇,導致受傷。”該負責人介紹,在此過程中,民警並未毆打吳充華,之後將其帶回派出所接受調查。該負責人表示,經審訊,吳充華稱自己雖然當時在現場但並未參與鬥毆,民警便按照相關規定將其從審訊室帶到詢問室接著瞭解情況。當事民警在接受調查時否認毆打吳充華,也並未給吳充華200元治療費。
  定安縣公安局給記者提供一段事發當晚民警用警用執法記錄儀記錄下來的視頻。警方稱,在視頻中吳充華一開始聲稱自己並沒有遭到毆打,而在其親屬的一再逼問下最終才改口稱自己遭到毆打。此外,根據定安縣人民醫院的檢查單顯示,吳充華除了嘴唇上的傷口和兩處擦傷外,並無其他傷情。“如果民警對村民進行刑訊逼供,一經查實將嚴懲不貸,但是事實上並不能證明我們的民警存在毆打當事人的行為。”該負責人表示。
  據介紹,定安縣公安局紀委近日將把調查結果送給吳充華的家屬,如果吳充華家屬對調查結果有異議,可以向上級有關部門反映。  (原標題:村民稱遭民警毆打受傷入院)
創作者介紹

澳洲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dg12dgakj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