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生為何要遊行抗議?/ 中國台生也想豁免檢覈考/政府敢放 就罷診/駁某醫界大老 /不只保飯碗 還顧性命 醫學生為何要遊行抗議? ◎ Ulysses 今天下午一點,台灣的醫學生將齊聚台北自由廣場。我們有四點訴求: 一、立即修改醫師法四之一條,九大地區學醫回國的學生都需接受「學歷驗證考」。 二、落實國外醫事學歷認證。 三、在台實習列入國考資格。 四、拒絕落日條款,保障國民健康。波蘭醫學生 引發的「波波」事件,引發國人對於就醫品質的憂慮。然而,即使醫聯會等團體積極地向立法院等有關當局協商,在波波家長綿密的影響力下,立法院極可能不將此案排入議程。 身為台灣醫學生,明白要成為一位好醫師,有三個關鍵:( 裝潢一)「入口管制」:透過全國錄取率只有一%的大學聯招與口試,嚴格衡量入學者的程度與品德;(二)在經過TMAC評鑑核可的學校習醫;(三)在國內教學醫院接受三年的臨床實習。而所謂的醫師國考,只是一張兩百個選擇題的試卷,而且六十分就及格,通過國考只是最基本的條件。而「波波」跳過了最關鍵的三大關卡,就直接參與國考,再透過強硬後台進入各大醫院工作。波波成為「有執照的」、有政府為其素質背書,這實為「合法殺人」。 我們之所以要走上街頭,實為情非得已。波波雖是少數,卻是「少數可以走制度後門的特權階級」;我們則是多數,卻是「多數腳踏實地的平 長灘島民百姓」,不論與當局協商或是申請開記者會,都受到百般阻撓。 台灣醫學生不怕輸給波波,只擔憂有「特權」當靠山的波波即使實力差仍然可以靠關係安插職位,而沒後台的我們只能眼睜睜地被「黑」掉。 當真材實料的本土醫學生,被未接受「學歷認證」又無實習的波波取代時,究竟是台灣醫學生的不幸比較多?還是台灣全民的不幸比較多呢?難道,非得用全民的健康作為試驗,等到醫死人了大家才會驚覺波波的傷害嗎?(作者為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五年級實習醫學生) 中國台生也想豁免檢覈考 ◎ 陳俊欽 在威權體制時代,立法院通過九大地區可免除甄試,醫學文憑自動生效。衛生署無權置喙 seo。但反過來看,如果台灣醫師或波蘭台生要在波蘭執業,仍需參加該國檢覈考。可見這是一種方便權貴子弟跨越聯考門檻,維繫特權世襲而訂立的一種單方豁免條款。如今政權已經兩度更替,此一後門法案卻因歐盟成立,劇增為三十五國 ,衛生署試圖將此特權給廢除,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代辦業者大舉拉攏醫界大老與權貴人士子女出國習醫;靠著這些執政者與醫界大老的資源與威望,有效封殺所有廢除後門條款的提案;更動用媒體資源,將「廢除特權」的提案扭曲為「增列門檻」,外國大學校長甚至來台招生,唯獨沒說的是:該國政府基於「維護國民健康」理由,拒絕台灣學生在該國見習、實習、住院醫師訓練,以及在 裝潢該國執業。 缺乏實證數據,無法驗證國外醫學院訓練品質如何?但不容置疑的是:這些訓練均只供應課堂內的上半套與文憑,而手術檯上的下半套,就要用台灣病患的身體來教學。更甚者,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又不是這三十五國共有的殖民地,又何必卑躬屈膝地提供人民的身體讓他國醫師練習?眼見波蘭台生闖關 有效,現在連中國台生也想加入享有豁免檢覈考的第三十六國,也正準備上街示威。以目前每年穩定成長七百到一千人的出國習醫人潮而言,再過幾年,國內教學醫院勢必無法負荷培育這些年輕醫師的工作,其所衍生出來的醫療疏失,諸如:錯誤診斷、開錯藥、甚至做錯檢查開錯刀,幾乎是可以預見了。(作者為醫療機構管理者) 小型辦公室 政府敢放 就罷診 ◎ 王國城 九劉政府為了波蘭醫學生的問題,舉棋不定,因為波蘭醫學生的有力家長要求祭出信賴保護原則 ,為此老朽也提出一些個人看法:一、台灣有很多流浪教師 ,因為苦修教育學分並通過實習考試拿到合格教師。如果每位流浪教師也要求政府一定要遵守信賴保護原則給他們當教師,那麼政府要到那裡去生出那麼多的教師缺額呢?請記住流浪教師還是made in Taiwan,不是波蘭製造的哦! 二、連波蘭人也不敢用、不敢讓這些「波波」在波蘭當住院醫生,還在畢業證書上註明不適用於歐盟。如果台灣政府要拿台灣百姓當波蘭醫學畢業生的白老鼠,豈不成了大傻瓜? 三、九劉政府言必稱中國,但在中國畢業的醫學生中,也只有部?酒店工作尷甄敺朵~生有幸可以成為住院醫生,有很大比率的醫學畢業生無法成為住院醫生。難道中國政府也違反了信賴保護原則? 老朽建議:國人不妨支持醫學生走上街頭,對九劉政府嗆聲,只要政府敢放任波蘭醫學畢業生不用甄試不用實習而直接考國考成為台灣醫生,請醫界罷診三天,讓全民來正視這個禍國殃民的大問題。(作者為開業醫師) 駁某醫界大老 ◎ 詹智鈞 近日爆發的假醫師事件,證明某些地區仍然缺乏醫師,台灣仍有「無醫鄉」的存在,足證某醫界大老所言「醫學生上街頭是為保飯碗」的說法並不正確。 至於有說波蘭醫學生回台可以解決四大科不足問題,根據調查,至波蘭學醫者投入四大科的比例反而更低,大多投入牙科等小科,並且也多集中於大都市之?房屋買賣敺中腄A這對於整體醫療可近性的改善實在有限。 筆者認為,台灣醫學生自動自發地走上街頭,為打造心中的醫療理想國投注心力,能有這樣的自覺,實在應該予以鼓勵。學生是最純潔的,能自我思考,又敢於為公眾利益犧牲,這樣的醫生才是未來台灣真正需要的醫生!連假的最後一天,請大家用實際行動支持這群真正夠資格為台灣病人服務的台灣醫學生,要求政府立即修改過時的醫師法,讓台灣人健康不落日!(作者為醫師) 不只保飯碗 還顧性命 ◎ 楊斯棓 近幾十年來,從未聞台灣醫學生齊力上街,自古文人相輕,醫界尤然。五月三十一日,全台幾乎所有醫學院校,將串連數千人上街遊行。許多媒體對這場遊行多所詆毀,T台連遊行人數都要吃人家豆腐,還舉「國內醫界大老」 租房子這種「消息來源」表示:「應該平心靜氣看這些國外回來的醫學生,而不是一味反對抨擊,怕自己未來的飯碗保不住。」 為自己飯碗上街,合情合理,舉世皆然!○七年十月五日,德國柏林數千名火車司機在晨間尖峰時刻發動罷工。○八年六月十日,歐洲多國運輸業界抗議油價高漲,多個主要城市高速公路出現嚴重車龍,邊境交通受阻。今年五月十七日,南韓各地萬餘名貨車司機也展開全體罷工。為生存權而戰,何過之有?為何妖魔化「保飯碗」? 更何況,這場遊行豈只是為了「保飯碗」,更是為了舉國百姓「顧性命」!試問,一個眼科醫師一生中若遇到一次骨折、一次盲腸炎、一次被野狗攻擊,他若遇到優秀的骨科醫師、外科醫師、感染科醫師,問題都能大事化小。但他若遇到由P國取得學歷的醫師,這個?辦公室出租摰v不會講P國語言,沒有在P國或台灣的醫院實習過,也沒有P國醫師證照,被他處置會是什麼下場?P國醫學生畢業後若執刀,只怕他的父母都不敢躺在手術檯上。台灣的健保制度下,醫師已經是一個「高工時,低時薪」的「夕陽手工業」。現在的考試院不知哪一天也恐被外國BOT,大舉開放外國醫師之日掐指可算,偏偏頂著「外籍」光環者又不是先進的西歐與美日,而是東歐和中國。不想接受這種醫療品質的台灣百姓,都該「用腳投票」疼惜子弟,抗議政府,警告「島主」 ,五月三十一日下午一點,自由廣場牌樓下,我們齊步走!(作者為部落客醫師,http://ybonbon.blogspot.com/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借貸  .
創作者介紹

西藏

dg12dgakj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